炸鱼

人和风景的本质区别就在于自大与伟大

秃顶张 工作台.啊哈 秃顶张

在这什么也没弄出来过,这地儿废了。

脑炎

隔了整整一年又来水长城取景拍东西,依然是住老李家,这也还是让人那么放松,老李在桥头就喊我你怎么这么瘦了!
吃午饭 我问老李狗呢,老李用一口正宗的北京郊区口音说,嗨 那狗没了。去年还生一小狗呢,长得跟她一样,后来来一朋友把小狗抱走了,第二天老狗就死了,脑炎,她气性大。
2013年来着的时候,那一直跟我去河边,特别温顺,也很普通,就是农村的笨狗,那会还给他拍了好多照片。她很特别,特别的让我不知道怎么形容她,不知道那天她到底想什么了,为什么孩子被抱走她居然会被气死。我想看看她的照片。也很想念她。

从哲学立场研究,还是做一个文化保存者?除了后者,我从未想过别的…

五彩

彩色真漂亮
在那很好
没有寒冷
不用担心犯规
那的彩色很特别
花色千万种
太精彩
一切都是简单
简单的只有开心

线条在流动
不再有五彩
我猜不懂
像秋天
像白色
灿烂盛开
属于现在
属于将来

斑斓焰火一直在梦里
上帝请你让彩色的梦在每一个黑夜

我想安静一会,只有音乐和太空。

© 炸鱼 | Powered by LOFTER